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北方的冬天作文1500字


北方的冬天作文 1500 字
北方的冬天,在大地里的秸秆拉完之后,便早早地到来 了。 数九隆冬里,零下几十度的低温把群山与大地都冻硬 了,冻裂了,一条条闪电般的地裂子纵横在地表上,像瓜蔓 子般地延伸。村河也迅速地封冻,从而失去了清越的水声。 大地冻结成了一块,犹如木鱼,壮实的庄稼汉子大步流星地 踏在上面,产生了空空的足音。 第一场雪降下来,给村民们带来了久违的喜悦与新奇。 那雪片没有声音,落花般轻飘飘地掉下来,整个村庄与大地 一夜之间就变厚了,像盖了一床纯白的棉被,雪中的物事全 都钝失了棱角,袒露着浑圆的形迹。上蓝下白的天地间变得 安静,也干净,少了那麽许多怕冷的鸟、虫与兽。 村子的前面有一条小溪,村子的西面甸子上有一条沟 河,冰天雪地里,它们都成了孩子们溜冰的场所。两三个小 孩子,穿得厚厚的,像个倭瓜篓子,从村口就上了冰车,却 见村里的青年二黑,滑冰板不慎跌倒了,顺势侧身躺在了冰 面之上,三个孩子以为摔重了,正要过去,却见那二黑子带 了副棉手巴掌,掌心握了颗乌黑的冻梨蛋子,“喀呲喀呲” 正笑得呵地啃呢。三个孩子马上明白了底里,相对一笑,遂 扭头驾了冰车,沿着小溪,曲曲折折,沿途二三里之遥,一

路上畅通无阻,竟一直划进了西河。冰面瞬间开阔,溜光如 镜,那感觉就犹如是从乡间的小道上了公路,孩子们的心情 豁然开朗,不禁兴奋得振臂高呼。 有一个孩子舍了冰车,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圆墩墩桃子 似的陀螺,一蹲身,那东西即从孩子的双手间旋出,桃子的 尖顶朝下,吱溜溜地在冰面上打转。这时,那孩子已从腰间 解下了一把短柄小鞭,一扬手,照准了那陀螺就是一下子, 那陀螺便被鞭梢缠了,顺着冰面之上一溜,溜出去老远,蹦 着高地跑,最后就像钉在了冰面上一般,吱溜溜地转;孩子 则紧追不舍,就再抽,它就再跑,再转。 我小的时候,常下大雪。那雪花棉花套子似地一卷子一 卷子地滚下来,人站在雪中,睁不开眼睛,眯了眼儿抬头看 天,那万千的大白点子就一起让身上拥,往头上砸,人马上 就成了一尊胖胖的雪人。往往是早晨起来,那外屋门就推不 开了,父亲即从窗子钻出去,用锹铲了门口的雪,才放我们 出去,我们常常是兴奋得裹了棉衣在雪地里打滚。 一米来厚的雪呀!那成群的麻雀可遭了秧,连冻带饿, 死了无数,扎在了那雪窝里,冻得像粒石头。孩子们好信儿, 三五结伴地满哪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找寻,回到家了用篮子装 起来,高高地挂在了仓子里面的梁柁上,等过年的时候,煎 上一盘,凑个菜。可往往等不到过年,嘴馋的时候就去伸手 摸下一只,用铁丝挑了在红通通的炉膛底,那鸟毛很快就枯

了,焦在了鸟身上,鸟毛的焦味即弥散开来。又一会儿,那 鸟的身上便浸出油来,汪汪的亮,随之糊糊的香味,扑鼻而 来,小孩子就直咽唾沫。 我成家之后,那屋子很冷。少有烧的,大地里苞米的瓤 子青黄不接了。 我的一个外甥来了, 就喜滋滋地告诉我: “老 舅,村南的路旁有松塔呢。”我知道,在村子南边二里开外, 通往邻村的路旁有两趟松林,都是万年青。这万年青上的松 塔大,个个像只陀螺,而落叶松上结的松塔却极小,尤若指 肚。我找了一只麻袋,又拽了一根长杆,就与外甥前往了。 我俩出村,穿过了两旁都是高大挺拔的白杨的积雪瓷实的公 路,然后在公路转弯的地方下道,一看果然不假,在那两旁 的松树之上举满了星斗似的松塔,我看着可爱,不禁笑出了 声。 我操了杆子,一下一个,一下数个,不停地挥杆,松塔 便一颗颗陨石流星一般地纷纷跌落下来,砸在了雪地上,没 多久就拾了满满一袋,从雪道上一路拖回家去。后来,我又 去了几次,搞来的松塔还未烧完,场院中的苞米就打了,从 此炉膛中就有了丰饶的烧柴,一个冬天都烧不尽,但那几袋 松塔却着实解了燃眉之急。它在隆冬里,曾数次地为我驱走 了严寒,让我的身心感到了春天般的煦暖。而且,在烧的时 候,总有一股清香之气伴着那腾腾的火焰从炉膛里飘溢出 来,热度和香气就荡散满屋,别有一番情调。积雪的村子里,

有哪一个会想到,我在烧果实哩! 邻村有集,每月九,十九,二十九。天太冷,故有车也 懒得启,在村口堵着坐噌车,或图暖和,干脆就结了伴,走 着去。一行人边走边聊,有说有笑,就发现那路上络绎地前 后都有三个一伙,五个一串的人,他们从各村赶来,却殊途 同归,共往一地,有的还认识,就相互地打着招呼,口里都 喷着白气,头巾和帽耳朵上已经上了一层厚厚的霜。村子在 西南,有九里远,好在多是朝南走,又穿得厚,把背就交给 了那西北风,任它吹去,不大能打透,而那包得半露的脸, 就时不时地朝了头上冷幽幽的太阳,尚还暖和。这样苏苏地 走着,唠着,又欣赏着两旁山上和田地里的雪景,九里远的 路程,不觉,已经走尽,便举步进了集村。 办完了货,回来,由于带了载,所以就搭了村里的便车, 有时是四轮子, 而有时就是马车。 这下可苦了这帮坐车的人, 车上人多,死丁丁地坐在那里,动弹不得,又几乎步步迎了 凛冽的西北风,手上虽带了手套,却依然冻得手指猫咬似的 疼,那脚窝在厚厚的棉鞋里冻麻得仿佛是厚了几层,脸冻得 僵硬了,跟刀刮似的痛楚,说话唠嗑嘴都不受使唤了,口里 呛了冷气,呼吸感到困难。有的人还打趣说:“这花钱买罪 遭来了。”一个俊脸的小媳妇儿接口道:“这脸冻得,死的 心都有呢。”车里随之爆出了一阵生涩的笑声,那马车遂一 路“吱吱”地从硬生生的雪路上碾过。



友情链接: 医学资料大全 农林牧渔 幼儿教育心得 小学教育 中学 高中 职业教育 成人教育 大学资料 求职职场 职场文档 总结汇报